今天太太更文了吗

我饭的cp世界最甜!!!

妈卖批的去你妈的SB做的什么鬼事情我觉得我用这辈子没骂过的脏话来骂我都觉得不够还不过分 气炸了

大千世界,
我还在等,
等一个2022年,
等一句李发卡的“革青韦”!

李公子,娶我!!!

她如果对你笑的开怀

是她想拥你入怀


“其实我对这个握手会前两天有个事情蛮郁闷的,就是那天我跟青韦出来的时候,有个粉丝拍张照我俩拉手走出来的,然后把那张照片传到微博上以后,看到一条评论说,感叹的那种语气说,我养的猪终于终于会拱白菜了,然后我就很生气,怎么能说小鞠是猪呢”
                                                                 
“首先你们说我是白菜那就是间接说李艺彤是猪”

我能不能说我讨厌你身边除了她以外还有别的人,有的时候看到你跟别人的互动我真的有砸手机的冲动,反反复复的告诉自己这只是工作需要,我关闭了所有关于你的推送就是怕看到你的眼里有别人,我想我大概是疯了

马鹿都发糖了,我的卡鞠呢!!!

真是让人安心

巧柔篇之遇见

一篇早到不知道什么时候的存放文,纯属写文,不饭cp,很潦草的结尾,当时写的时候是打算写长篇的,如有想接的可以接下去

       时光正好,你嘴角含笑,温柔了我的年少。

       程语柔遇见叶巧,无疑是个意外。

       晚上十二点后,那时的程语柔刚结束玩一场聚会,正开着车经过商场,想着买点东西回去,将车停在路边,下车之际,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头发染成五颜六色,头戴潮流棒球帽,脖子上挂着无线耳机,一身休闲嘻哈装,手上还拿着个酒瓶的…女孩正坐在地上,对着天空一阵傻笑,嘴里还哼着些听不出什么曲调的歌,周围还有些已经喝光了的酒瓶子,清秀的脸上因为醉酒一片潮红。受不住好奇的她走了上去。

       那个女孩应该是察觉到有人走了过来,抬头一看,有一瞬的惊艳,酒精使她的双眼有些模糊不清,虽然有些模糊,但还是可以看到这个人有这一张漂亮精致的脸。

      “姐姐,你好漂亮啊”
      “你怎么在这里啊,漂亮姐姐”
      “漂亮姐姐你好啊,我叫叶巧” 说完又是一阵傻笑,她的意识在酒精的作用下渐渐模糊。

        程语柔看着眼前这个醉女孩傻傻的叫着自己漂亮姐姐的时候,心里好像哪个柔软的地方触碰到了,不自觉的对着这女孩笑的一脸温柔,叶巧发誓,她是她见过的人里面唯一一个可以笑的这么好看的人,叶巧昏睡过去时是这么想的。那个笑容像春风一样温暖的撞进了她的心里,在以后的日子里,每每回想起这个笑容,嘴角都会不自觉的上扬。

        程语柔看着趴在地上睡过去的叶巧,有些无力,这是怎么了呢,有些费力的将叶巧弄上车,系好安全带,看着叶巧在位子上蹭来蹭去让她突然有种收了只流浪猫的感觉,程语柔摇了摇头,被自己的想法逗笑。

        她也搞不懂为什么要把叶巧带回家里,她完全可以不管不顾当做没看到,也可以随便给她找家宾馆让她自生自灭,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对她什么都亲力亲为,也许是觉得她可爱,也许是觉得她眉眼有些像谁吧,嗯,一定是的,她在内心解释着。

        程语柔并不是一个很好的人,她更多的时候只会站在自己的立场考虑,她怕麻烦,更不会惹麻烦,与人相处也只是那种淡然的态度,今晚的行为到是让她自己都有些意外。

        叶巧醒来的时候,头格外的疼,她也是头一次喝这么多酒,还喝的这么不醒人事,她对自己深深的鄙夷了一下,甩了下头,翻身下床习惯性的走进洗手间刷牙洗脸,睡得还有些迷糊的她完全没意识到这不是自己住的地方,洗漱完后便想着下楼去弄早餐。

        楼梯走到一半的时候就听见厨房里传来的声响,有个背影正在忙碌着,看样子是个女的,叶巧这就有些纳闷了,什么时候家里多了个人了,忙开口问:“你是谁?为什么在我家?”厨房里的人听到声响便转身看向叶巧,有些好笑的说:“你确定这是你家吗.”听到这句话,叶巧一阵发懵,开始打量四周,除了房间的格局跟她的房间差不多以外,其他地方完全不一样。叶巧脸上挂满着尴尬,昨晚的事情在她脑中慢慢的浮现出来,让她忽然有种想去撞墙的冲动,直接就来了句:“不好意思,现在还有点懵,我先缓一缓。”听到这句话,程语柔一阵好笑,嗯,果然怪可爱的。弄好早餐,看着还站在楼梯郁闷的叶巧,又是一阵轻笑:“过来吃早餐。”

        叶巧这才反应过来将目光放在程语柔身上,一头棕黄色的长发随意扎起,些许碎碎的刘海散在额前,五官精致,表情温和,真是个漂亮又温柔的人,叶巧想了想便走了过去。

      “谢谢你昨晚的照顾。”叶巧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着,
      “叶巧?”程语柔没有回应她的话,叫了叫她的名字。
      “嗯?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昨晚你自己说的。”
      “那我还说了些什么吗?”好吧,一想到昨晚的事就是大写的尴尬,还在一个不认识的人面前胡言乱语,虽然这个人长的挺好看的,但也不能把自己卖了吧。
      “嗯…还说了些怪可爱的话,”程语柔想到昨晚的情景,嘴角再次勾起。

        叶巧看着她嘴角因喝牛奶而留下的牛奶胡子,随着嘴角的上扬,真是甜美又可爱,看的有些恍惚,想到昨天晚上那个春风一样的温暖笑容,温柔的让人有些眷恋,她喜欢这样温柔又美好的人。 她这么想着,动作也下意识的做了,起身靠近拿纸将她嘴角的牛奶胡子擦去,这时候的两个人距离很近,叶巧还闻到了程语柔身上的味道,很好闻。程语柔因叶巧的动作而有些无措,耳根开始泛红,能感受到叶巧的呼吸撒在了她的脸上,弄的她想避开又不好怎么做,要是直接这么推开她的话会很不好吧。可能是察觉到了两人之间微妙的气氛,叶巧赶紧拉开两人的距离,意识到自己刚刚做的事情,叶巧的脸不争气红了,场面有些尴尬。程语柔想着她也是无心之举,便开口结束了这场尴尬:“你也姓叶,那你认识叶琛么?”两个人都有着相似的眉眼,又都姓叶,很难让人不联想到一起,心里早已猜到了几分。
       “是不是所有姓叶的都要跟他扯上关系,”叶巧皱着眉,有些不满,自己昨晚喝那么多酒还不是因为他,“哦?”程语柔就这么看着她,不言语,被程语柔盯得有些坐不住,叶巧心里大概也知道她猜到了自己的身份,毕竟像叶琛那样的人物,不让人注意也很难。“他…是我哥。”

         叶琛,国际知名首席造型设计师,凭借着无比挑剔的眼光与独特的造型设计,在世界一度闻名,最重要的是他年轻帅气又多金,像这样事业与相貌并存的男人,早已让许多人见之心动。叶琛比叶巧大三届,也不知道是老天眷顾还是怎么样,刚毕业就混的风生水起。就像很多小说中的哥哥一样,在学校的时候从不公开他们的关系,当然,叶巧也懒得在人多的地方承认他们的关系给自己带来麻烦,虽说是兄妹,两人的性格实在相差太大,只要不说也没人猜的到,但可恨的是叶琛经常把他的麻烦甩给叶巧,使得叶巧在学校被多次针对,然而叶琛呢则在一旁笑的没心没肺,叶巧讨厌叶琛,认识他们的人都知道。叶琛总是仗着自己是哥哥,对叶巧众多约束,引起她的诸多不满,叶巧有些混叶琛是知道的,为了气叶琛,叶巧学着外面那些不良人士的穿着打扮,经常穿些不入流的衣服染各种颜色的头发在叶琛面前晃来晃去,因为叶巧知道叶琛那种有强迫症的人绝对受不了自己这样,果然,在叶巧第三次弄成这样的时候,叶琛终于忍无可忍,强制性的把叶巧拉到理发店把那些五颜六色的看的他头疼的头发给染回了黑色,而后直接塞给叶巧一张飞机票让她去了国外读书,再让叶巧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自己还有什么审美观可言。当然,他这一行动可是让叶巧高兴坏了,终于可以不用在叶琛的监视下了,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了,叶巧心里是这么想的。就这样,在国外一待就待了三年,国外虽然自由,但待久了还是有些待不住的,她突然好想念祖国的空气,祖国的风景,祖国的语言。叶巧是个行动派,既然想了那就要去做,于是隔天一大早她就买票飞回中国了,她没告诉叶琛,也不打算告诉叶琛,想着玩几天就回去了,在国外还有学业没修完,哪晓得因为倒时差在酒店睡了两天,都还没好好的在祖国站稳脚,就被叶琛找人连人带绑的给弄回了家。叶琛看着这个不听话的妹妹,二话不说就拿起手机给她订了票,要她立马收拾东西回国外去,这叶巧就不乐意了,自己都这么大了还要处处被管着,就不能有点私人空间么,当下就和叶琛大吵了一架,甩开行李就跑了出去,叶琛气不过立马就把她卡里的资金全部冻结,“我看你能跑到哪里去,”在叶琛心中一直都拿叶巧当成小孩子,以为她这次还会像以前一样,只要没钱用了就会往家里跑,叶琛这么想着,叹了口气,也就随她了。叶巧跑出来后想着大吃一顿降降火,却发现自己的银行卡都被冻结了,一分钱都取不出来,不用说肯定是自家哥哥做的,当即气的她跺脚,心里对着叶琛就一通乱骂,有本事你就饿死我。叶巧拿着身上仅剩的一些现金跑到酒吧里买了几瓶酒撒气似的喝着,也就有了程语柔遇见叶巧喝的烂醉的画面了。

        叶巧把回国后的事大致跟程语柔讲了一下,“你这么跑出来,还彻夜不归,他会担心你的,”真的还是小孩子。
       “漂亮姐姐,能不能让我在这住几天,不会很久的,玩几天我就回国外了,不要告诉我哥好吗?”叶巧她那明亮的眼神中满是期待,小孩子撒起娇来总是毫无抵抗力的,这要是放在平时程语柔是断然不会同意的,可现在脱口而出的却是“好…好吧”估计程语柔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对一个刚见面的人就出奇的纵容,好吧,叶琛,你又欠我一个人情了,记得还我,程语柔心里这么想着。

        “程语柔,你真好”叶巧是见过程语柔的,在电视上,见到真人的时候还是感叹了一句,比电视上还要漂亮。就这样,叶巧顺理成章的在程语柔家住了下来。 两人相处的十分融洽,仿佛两人的默契是天生的一样,有很多事情不用多说看一眼就能明白。叶巧表示回国这几天她很开心,因为程语柔。

         程语柔送了叶巧去机场,在登机之前,叶巧抱住程语柔,在她耳边轻轻说着“程语柔,等我回来”耳边是从未有过的温柔,程语柔勾唇一笑,学着她的样子在她耳边笑意盈盈“好。”

                                                  ——END

【卡鞠】昨晚半夜三更写的一篇毫无营养的超短文,你们别嫌弃,我自己都嫌弃

姐妹梗…

李艺彤没死,准确来说是她又活了一次。

当看到鞠婧祎还站在她面前时,她满是不敢相信,老天也觉得自己应该弥补她的吗。

李艺彤是亲眼看见鞠婧祎在她怀里,渐渐没了呼吸。

鞠婧祎对她的感情李艺彤是知道的,可她们是姐妹啊,怎么可以。

可是在鞠婧祎死的那一刻李艺彤才明白,原来她对她也并不全是姐妹之情。

李艺彤和鞠婧祎从小就生活在一起了,鞠婧祎比李艺彤大一岁,所以她是姐姐,李艺彤是妹妹,但她们并不是亲姐妹,李艺彤刚出生就被鞠夫人带回了鞠府,李艺彤跟鞠夫人姓。

一岁的鞠婧祎见到李艺彤时不知为何满心欢喜,老是缠着鞠夫人把李艺彤给她抱抱,觉得李艺彤好生可爱,原本还在眯着觉的李艺彤被鞠婧祎一接手,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来,小孩子被弄醒了总是要发发脾气的,蓄势待发,鞠夫人见状,立马想把李艺彤抱回来,却听见鞠婧祎哄着李艺彤:“阿卡…不哭…乖…”那个时候鞠婧祎才刚学说话没多久,连爹娘都还没叫过。

也不知为何,要哭的李艺彤看见鞠婧祎,就这么咧开嘴笑了,嘴里咿咿呀呀的,似乎说着什么,让人看的好生欢喜,看着两人相处的融洽,鞠夫人是一脸欣慰。以至于李艺彤能说话的时候第一个叫的也是鞠婧祎。

两人渐渐长大,鞠婧祎温婉可人,李艺彤率真直爽,鞠婧祎大家闺秀琴棋书画样样在行,李艺彤女扮男装插科打诨样样不差,鞠婧祎活成了一副世家小姐模样,李艺彤活成了一副翩翩少年模样。

此时的鞠婧祎站在树下,望着树上的花出神,带着无奈纠结与挣扎,这样的眼神李艺彤看过很多次,要是放在之前,李艺彤是不会察觉的,往往都是会被忽略掉。可是现在不一样,现在的李艺彤不是原来的李艺彤,现在的李艺彤经历了她从未经历过的一切,失去了所有,也失去了她。上一世当鞠婧祎在她怀里死去的那一刻,她所有的坚强与骄傲统统崩塌,抱着鞠婧祎歇斯底里的哭了起来,她懊恼、悔恨与心痛也再无济于事,她终是认清了她心底最真实的感情,一直以来,自己在逃避什么,明明从出生开始就已经羁绊在一起了啊。

许是老天垂怜,重活一次的李艺彤再也不愿再去经历一次那样的事情,再一次失去她的话她会疯掉的。

李艺彤走上前去,从身后将她拥入怀里,清楚的感受到那人的存在,闻着她身上一直熟悉的味道,李艺彤再也忍不住了,眼泪终是决堤,埋在鞠婧祎脖颈处便小声啜泣了起来,鞠婧祎俨然被这举动下了一跳,感受到那人的情绪,立马转身回抱她,出声询问道:“怎么了阿卡,可是外头有人欺负你了?”手轻轻的拍着李艺彤后背安抚着,听着她熟悉的语气,李艺彤摇了摇头,这人总是这样事事考虑自己,如今这长安城里,怕是找不到第二个敢欺负李艺彤的人了吧。

李艺彤退出这个怀抱,牵起她的手,敛了敛情绪,换上明朗的笑意:“今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手放在嘴边吹了一声,不一会儿,一匹浑身雪白的马儿就跑了过来,李艺彤纵身一跃跳上马背,将手伸向鞠婧祎拉她上马,慢慢走出府外马儿便奔跑了起来,在过道处飞奔,鞠婧祎无心于看过处的风景,她的心思全在于身后的李艺彤,在马背上的两人看起来格外的亲密,鞠婧祎就好像是嵌在李艺彤怀里一样,耳边是那人温热的呼吸,时不时的磕碰足以让鞠婧祎羞红了脸,她感觉今天的李艺彤格外的奇怪。

到了目的地,因李艺彤将她抱下马这一举动又是让鞠婧祎红了耳朵,并未看此地何样,李艺彤看向还在羞于礼法的鞠婧祎,发出一阵轻笑:“青韦,好看吗”李艺彤一直喜欢这么叫着鞠婧祎,鞠婧祎闻声而看向四周,入眼一片粉红,她从未见过如此多的桃树,一颗颗相互交叉,风一吹有些花瓣便纷纷起舞后落在地上,活像一片十里桃林,总之,很美。

“知你喜桃花,这地方也是找了许久,青韦觉得如何”

“甚是好看。”鞠婧祎的眸里满是笑意,嘴角勾起的弧度与这桃花一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我看来,远不及你”李艺彤望向鞠婧祎的眼神里满是深情与爱意,突然被夸的人有些羞涩,低下头并未看到李艺彤的神情。 “阿卡今日为何有些奇怪,你以前…不说这些的”

“如何奇怪了,我还是那个喜欢鞠婧祎的李艺彤”

“你的喜欢…又是哪种”原本明亮的双眸一瞬间有些暗淡,李艺彤注意到她的变化,想起以前她也问过自己这个问题,当时自己回答的是“当然是对姐姐的喜欢了,我最喜欢姐姐了”,因为那时李艺彤还是有些孩子心性的,随意说出的一句话却让鞠婧祎暗自神伤了好久,她又怎会理解自己不想只是她姐姐的心情。

李艺彤见此也有些急了,二话不说,便用手抬起她低下的头,就这么吻了上去,唇齿相依,她与她的呼吸交织在了一起,鞠婧祎有些恍然,睁大的双眼里满是不尽信与欣喜,李艺彤用舌尖轻描着她的嘴唇,慢慢的轻撬开她的齿缝,灵敏的小舌钻进她的口腔里,贪婪的汲取着汁液,她寻找到鞠婧祎的舌尖,与她共舞了起来,鞠婧祎感受着她的炙热,闭上眼睛也慢慢回应起来。

吻了良久,感受到鞠婧祎有些呼吸不畅才结束了这个亲吻,她将鞠婧祎拥入怀中,缓缓的说着:“对你的就是这种喜欢,是这种不想把你当姐姐的喜欢,无关亲情的喜欢,青韦,阿卡心悦你”

在她怀中的人早已是羞红了脸,脸埋于她胸口,闷闷的声音传了出来:“终于是等到你说这句话了,我等了好久”

                                      ——End.

  ——————————————————————
最近你们都写虐
我不管
我要甜T^T